投稿

文學

首頁  >  文學

步履不停

作者:許晨怡  編輯:新聞網編輯  來源:湖北大學報   發佈時間:2021/09/27

“如果將人心捧在陽光下,會看見每一顆都藏着裂縫。”

這是一場很慢的電影。慢到觀眾會懷疑看到的是親身日常在那個時代的投射。

影片的開場是母親和女兒用刨子削蘿蔔皮,故事的背景從二人的對話展開。想起回外婆家的時候,外婆和她的女兒們圍坐着,也是這般各自做着手裏的活計,用語調豐富的方言談着家長裏短。孩子在小院中玩鬧着,父親和兒子進行幾句短促又尷尬的對話。

最初我也以為這是一部治癒風的電影,但進度條一點一點挪到結尾,發現用温柔“致鬱”形容更為恰當。

故事裏沒有大悲大喜,所有的情感都藏在瑣碎微小的細節裏,不曾放大,亦不曾宣告。而它之所以致鬱,大概是因為這些情感都過於敏鋭細膩,過於洞察人心,以至於影片結束後,它們在我們尋常流水的生活裏,仍時時迴響。

一團温情下的人們都有各自沉默的片刻。

良多的沉默來源於死去的優秀哥哥純平。哥哥為了救一個孩子離世,而父親的診所因此也無人繼承。在父母眼裏,離世的哥哥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小孩,以致他們將從前良多説過的話都記在了哥哥身上。雖然影片中只暗示了這一處,但想來生活中應該從不缺少類似的小委屈。但正如俗套的小説中説的,活着的人永遠贏不了死人,更何況是優秀的哥哥。這樣的委屈和無奈説出來未免不懂事和小家子氣,但卻又真實壓抑地抵在心口。

而帶着孩子嫁過來的由香裏與婆婆一家帶着善意又心懷試探地相處;良多的姐姐千奈美私下談及兩位老人的偏心;父親和母親看似和滿的關係也並非真的毫無芥蒂;隨着母親來到父親家的小敦叫不出來卻在外人面前懂事喊出的“爸爸”,都是一家人心照不宣的祕密。

印象最深的是母親每年都會邀請被哥哥純平救下的那個人來家裏吃飯,目的只是為了讓他心懷愧疚。特別是當被救下的孩子現在只是渾渾噩噩,活得喪氣又無望時,作為父母的心大概會更痛。

“為了那一條廢物的命,為什麼要犧牲我的兒子,為什麼不是其他人。”

“無人能怪罪才是最痛苦的,每年讓他痛苦一回,這樣應該不會過分,所以明年後年我還會請他來的。”

感情和人性,實在很難完全理性對待。

被旁人救下性命的孩子,是否有責任去走一條恩人家人希望的道路,才算得上善待被拯救的生命?如果是,那麼他是為了誰而過活;如果不是,我們又怎麼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毫無負擔地代替家屬施以原諒?

無解。

故事裏的人都不算壞人,更可以説他們是比較好的人。正因為如此,才更令人嘆息。

“大哥的立場真吃香,不像我們還活着的人為了生活焦頭爛額。”

這是姐姐千奈美在歸途中與丈夫的對話,真實又心酸。

其實影片有很多温暖人心的情節。比如還沒開飯的一家人圍着吃剛炸好的玉米烙;比如送壽司的人帶來的為死去的純平的誦經;父親對沒有親緣關係的小孫子格外温柔的對話,而小孫子也將當一名醫生放在了未來可能的規劃中;兒子發覺父母老去時遲疑着未出口的關心;一代代傳下來的紋白蝶變成小黃蝶的故事,瑣碎而温柔,於是覺得所有的小小私心都能夠被寬容和原諒。

故事的最後,主人公良多和家人的關係在一天一夜的相處中並沒有實質性的改變,一些説出口的承諾也在父親母親的石碑前再來不及兑現。是枝裕和講述這個故事不是為了苛責,也沒有為主人公求得一個戲劇性的圓滿。對亡故親人的永遠緬懷,對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永恆思考,一代一代人的親近試探又心懷鬼胎的糾葛和磨合,這大概就是影片的名字《步履不停》的含義。

影片的終點,鏡頭慢慢搖升向上,遠處的天海人間靜靜呈現在眼前。萬物寂靜,樹木沉默,主人公的車同其他車一樣行過道路,昭示着他同我們千千萬尋常人無二的平凡人生。

温柔和私心糾纏難解,人與人的關係像是隻能拋出而沒有準確解答的問題,但無論如何選擇,終究都會走到盡頭。

畢竟,這才是人間。

生滿瘡疤,依然步履不停的人間。

(作者系2020級中國語言文學類專業學生)

相關文章: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最新導讀

新聞排行

圖片新聞

版權所有©湖北大學 2016 湖北大學黨委宣傳部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友誼大道368號
郵政編碼:430062  鄂ICP備05003305    圖標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0204號

 


  • 微信

  • 微博